今天也想见到你

欢迎来到今天也想见到你 网站地图 sitemap
今天也想见到你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nicolema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穿越火线
今天也想见到你穿越火线
2021/03/30 来源:今天也想见到你
    狂风未起先袖手,引而不发是高手!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说的,华国几千年来最最优秀的人永远都是在体制内的,至于其他行业也就了了。

    医生未上手术前,千好万好,上了手术台,有些人是祈祷,有些人则会想办法。

    比如张凡今天的这台手术就是,可以说边疆高手到了老赵和老徐这里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人家说是啥就是啥,领导咬着牙都要认,可当张凡他们上了手术台,事情就不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在领导看来,这帮人救急可以,但不能什么事情都压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,远在鸟市的卢老接了一个边疆号码的电话。老头子现在主要精力已经放在了科研研究上,临床手术已经不做了,毕竟年纪到了。

    当看到边疆号码的时候,老头子心里想都不用多想,这一定是和自己那个不听话的小徒弟有关。

    天上的老,地上的小,对于张凡,卢老头是打心眼里喜欢。

    自己一辈子在临床上的成就虽然放在华国,已经很牛逼了,等百年以后绝对都是教科书上永久的符号。

    可对于自己成就,他自己还是心有不甘,不要说自己的老师,就连师哥的成就他都还没达到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族系这边人才太厉害,开挂的人太多。

    当技术在普通行列的时候,天赋和努力差别不大,你天赋高,我努力点也能追上你。

    可到了巅峰或者决赛圈的时候,就不一样了,天赋绝对是压轴的关键词,而努力则成了身体好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小徒弟,别说卢老头自己了,就连师哥都馋的流口水。

    天赋太好了,而且心性也好,莞尔一笑,对谁都客客气气的态度,绝对在他们师兄弟里面是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没看到自己和自己师哥年轻的时候别人都喊他们一副包公脸。

    老头有心想把自己的小弟子拉到身边来,可这个兔崽子主意太正,一说这事,就笑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老头子有时候也纳闷,难道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,可是我老头要是放出话,说要找个学生,不说全华国的普外医生了,半个华国的普外医生得上赶着来拜师吧!

    有时候老头也郁闷,可郁闷归郁闷,对于这个小徒弟,他还是很上心的。

    时不时打电话用英语或者用德语和他聊一聊,看看这个小兔崽子最近努力了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比较有见地的论文也会发给他,让他学习学习,开阔开阔眼界。

    可以说,虽然张凡不在老头子身边,但老头手里还是牵着一根线的。

    卢老一看边疆电话,都不带犹豫的,直接接通。

    “卢老您好!我是边疆办公厅的XX。”对方也不多做寒暄直接报出家门。

    然后就把事情的经过给老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人呢也不说张凡水平不行,也不说边疆医疗水平不行,话里话外就一句话,张凡有您的几分功力,这种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。

    话说的好听,事关外事,由不得他们不慎重。

    卢老心里明镜一样,人家这叫做事,人救活了,没什么可说。

    人要是救不活,人家可以说,我们也没闲着,抢救到位不说,还找了院士电话会诊了。

    老头心里也猜到了,他们的这个电话估计不光给他打了,或许还给其他普外的院士打了。

    老头一听,也不多说话,直接说道:“请帮我联系到边疆的飞机,我现在带人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卢老还没动身,远在魔都的吴老电话打到了卢老手里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师哥,我先带人去看看,他敢接手,估计还是有把握的。”卢老对吴老说到。

    “哎,他,胆子大过天啊。那你就先去,如果需要,我随后就来。”

    吴老对张凡在手术上的性格,了解的比卢老更深刻一点。

    吴老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自己师弟过去一是帮着张凡看看,第二其实也是去给有些人一些压力。

    医疗、手术,这行当里面的太复杂了,真的,如果只是单纯想做一个医生,无欲则刚,至于要是有其他想法,那么婆婆很多的。

    院士和院士也是不同的,比如吴老这种地位的院士,说个不好听的话,省一级别的大佬想见人家,你都得提前预约。

    政府这边的人怎么都没想到,原本是想把责任细化,对上也好说,你看我该做的都做了。

    对斯坦这边也能交代过去,你看,我们连我们国家的院士都打电话现场咨询了患者的病情,太重了,死了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对下,对于手术医生们,该打板子的打板子,你看某某院士都说了,这个时候不能做手术,要保守!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,人家卢老不顾风险,不顾名声的要亲自来,这一下弄的他们有点措手不及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路数?

    卢老带着在青鸟的一帮已经出师的弟子,而且还都是有建树的弟子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好几个弟子已经准备着朝着院士冲锋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您放心,小师弟在手术上不会大意的。”路宁在飞机上给老师盖上毯子小声的宽慰着。

    “哎!”卢老长叹了一句,心里的话没说出来,“你啊,还是老老实实搞科研吧,我们这是去帮忙的吗?他做不下来的手术,哎!”

    手术台上,老徐,徐光伟还有老赵,赵京津,身上都起了一身的白毛汗。

    患者腹腔中如同蜂窝煤,现在如果缝的快一点,或许患者还不会死在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可要是继续,那么死在手术台上的几率就太大太大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都是有心仕途的人,这里面的风险,他们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种外事手术,一旦出问题,不论好坏,反正以后你别想再当院长。

    努力了半辈子,不就是为了这个吗。现在怎么办?跟着赌?或者建议放弃?

    有些人会说,都要死了,还这么多讲究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行业内的人来说,死在手术台或者死在ICU,其实差别不大。

    但,对于不是行业内的人来说,差别就太大了。

    死在手术台上,往往就是一个意思,这是医生把患者杀死在手术台上了,水平不行就别手术,现在直接把患者放死在手术台上了。

    死在ICU,一天花它个几万,不太懂这一行的人就会说,你看看,这都花了几十万了,最好的药,最好的仪器都上去,这是老天爷不放人啊。

    老徐看着张凡,自己咽口水的声音,自己心跳的声音,他都能清晰的听到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死活说不出话来,他看了看老赵,当年的师兄弟,后来的路人甚至仇人。

    可,他知道,老赵更了解张凡,而且他也知道,老赵和他一样,都是有奋斗目标的人。

    “老赵,怎么说?”徐光伟看着老赵。

    “张院,真的要赌?”老赵嘴里干燥的舌头都快粘在口腔上颚了。

    “赌!下去也是死。”张凡不多话,但手底下已经开始准备做下一步的处理了。

    老赵打心里不愿意赌,真的,现在缝快点,送进ICU,呼吸机一上,激素冲,抗生素杀,一天花它几万,它不香吗?

    然后熬着时间,请遍华国大拿来会诊,它不香吗?

    为什么非要自己去顶这个天大的雷呢。

    可,又一想,想想中心肿瘤,想想说不定真的要是救活了呢?要是救活了,想想领导的感谢!

    咽喉里都冒了火了,他左右摇摆,心里的两个小人早就打成一团了。

    张凡也无奈,真的,不在自己的医院,不是自己的人,有时候,就是这样,想法太多了。

    他等了几秒,老赵还没表态,他抬起头,“出事了我负责,老赵,徐主任不了解我,你还不了解我吗?

    行不行,一句话,快!”

    张凡不耐烦了。手术台上的霸气终于漏出来了,张凡瞪着眼睛,一副你要是今天不答应,有你好瞧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的祖宗哟,你这是要了亲命了。”老赵心里真的纠结,他倒不是怕张凡,实在是心里纠结。

    看着张凡,想想中心肿瘤切除术,老赵咬着牙:“张院,我可把身家性命全放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凡表情未变,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老徐。

    老徐都准备缝合了,结果一看,老赵赌了。他盯着老赵,“老赵你可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做就做,不做现在就下去!”

    张凡彻底怒了,人都马上不行了,这两玩意还在这里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“赌了,你们敢死,我老徐难道怕吗,赌了!”

    老徐看了一眼老赵,咬着牙低着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始,剪刀!”也就几句话,几十秒的时间,真的让老徐和老赵如同被放在油锅里炸了一万年一样,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患者的这种情况怎么说呢,人在自然界中其实脆弱的一匹。

    什么荒野逃生,荒岛生存,其实都是拍出来让人看的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也不说没被驯化的野生动物,就一些没打动物疫苗的家禽有时候都能要了人的命。

    这个小伙子,常年吃着半生不熟的骆驼肉,好像没啥事,那是因为都是驯化的。

    结果一口野生的下去以后,寄生虫在他肚子里长大了。

    原本这也没啥,可这种寄生虫这玩意是食肉的,一般的寄生虫是附着在宿主身体内,吸食宿主饮食中的营养,不会吞噬宿主身体的。

    可这种寄生虫随着年纪的增长,它觉得大便不好吃了,它改口了,它开始喜欢吃肉了。

    日益消瘦的少酋长这次原本就是随着自己的团队来华国瞧病的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也没想在边疆瞧,本来是准备谈成大生意后,华国这边怎么也得重视不是,怎么也得被邀请去华国首都瞧病不是。

    结果就在谈成生意的当天,虫子咬破了肠壁,不光是细菌从肠道里面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寄生虫的排泄物,分泌物,还有寄生虫本身一下跑到了肠道外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,这个好吃,来,咬一口,哪个好吃,来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寄生虫的排泄物,还有分泌物,还有它身上的粘液,这玩意一旦进入身体的血液,直接就是让身体全民皆兵的启动命令。

    人体的器官也开始发出大量的免疫细胞来对抗,量太大了,一时间,少酋长的身体直接就奔溃了。

    手术开始,首先就是清洗,大量的清洗,张凡用钳子如同夹肉菜一样,把进入腹腔的寄生虫夹起来,放入弯盘里。

    “快让病理科的切片检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手术室的巡回护士提着还在生物组织袋里蠕动的虫子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上方白,下方粉,这种玩意,一身洁白可爱,虽然从大便中出来的,可身上如同刚吃完冷餐聚会的绅士一样,身上不粘一点点的粪渣。

    但,看它的蠕动,看它死命的攀爬,人的心里不由自己的就想踩死它,太恶心太膈应,太狰狞了。

    这玩意是少酋长疾病的原发灶,但,少酋长身体内的其他器官已经被细菌污染了,必须彻底清创。

    肌肉,张凡拿着剪刀顺着纹理快速的松解,人体所有可以活动的器官。

    比如心脏,比如胃,比如肌肉,其实外面都有一层耐磨而坚韧油滑的外套,这玩意薄薄的一层就像是套套一样套在机体表面。

    现在细菌杀入了肌肉中,要清创,怎么清创,简单。

    用剪刀,切开衣服,把所有的外模大面积的切开暴露出肌肉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,如果发现坏死的肌肉,直接切除,阻断坏死原。

    一块,一块,真的,张凡就如同坏心的厨子一样,把坏了的烂肉,一点一点的切除。

    患者的生命体征就如同过山车一样,一会起来了,一会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一边的麻醉医生,手心里面全是汗,拿在手里的药剂都变的好像滑不留手。

    政府这边在联系,人家酋长家里也在联系。

    有人说华国男人大男子主义特别厉害,那是他没到斯坦看看。

    斯坦这边的男人,那就是女人的天!

    少酋长和公主的地位,绝对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斯坦带队的领导一边联系华国外交,一边联系自己国家。

    这边老酋长也着急了,就一个儿子啊,其他儿子不是抽了白面挂了,就是被仇人搞了,现在万亩良田一棵苗啊。

    他也着急了,自己国家医疗水平低啊,可老毛子这边还是可以的啊,虽然分家了,但关系还在啊。

    一边给华国求情,千万要保住孩子的命啊,一边向老毛子救援。

    然后老毛子不知道怎么想的,也派遣出了一支医疗队,飞向华国边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手术室内外的压力剧增。

    电话,手术外的电话不停的响起。

    而张凡,手术台上的张凡全力以赴的在处理着患者的身体,脑海里面一丝杂念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,只有腐败的烂肉,只有怎样完整切除腐败的烂肉而损伤最少。

    既然赌了,赵京津和老徐打起了全部的精力。

      <code id='d1645'></code><style id='03666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634fe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22d0'><center id='d39bf'><tfoot id='4d34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95f1'><dir id='acf58'><tfoot id='5a1c5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037a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e95ed'><strike id='20a38'><sup id='9c09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ba7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d8bb7'><label id='10ac8'><select id='a83f3'><dt id='78c0c'><span id='e914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351c'></u>
          <i id='c747a'><strike id='c5e77'><tt id='5dddd'><pre id='e9817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7af1a'></code><style id='a19b6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1fdd3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d8d9a'><center id='b6158'><tfoot id='dde5d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f62c'><dir id='64a12'><tfoot id='4b58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935b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308be'><strike id='4c6d1'><sup id='07ac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168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747f6'><label id='9f5cf'><select id='0c257'><dt id='e6a76'><span id='9b71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8a191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222f3'><strike id='1acca'><tt id='42f9f'><pre id='e35e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280d0'></code><style id='db1ed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ca7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8ea64'><center id='7f53d'><tfoot id='c6c6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75a6'><dir id='62ce1'><tfoot id='88d0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d56b3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84ad'><strike id='a7490'><sup id='aa80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a026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f51c'><label id='87347'><select id='f259a'><dt id='bdbcd'><span id='bddad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6d6f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022b0'><strike id='fe43d'><tt id='ad05a'><pre id='b26c0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