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也想见到你

欢迎来到今天也想见到你 网站地图 sitemap
今天也想见到你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nicolemae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穿越火线
今天也想见到你穿越火线
2021/03/30 来源:今天也想见到你
    苏锐一路上已经担心到了极点,在见到蒋晓溪仍旧还好好的时候,他的心头也是微微一松。手机端

    没出大事,真的是万幸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有太多的偶然了。

    苏锐之所以咧嘴一笑,完全就是在给蒋晓溪信心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从来没当过人质的人,绝对无法想象,被人掐着脖子,或者用枪口指着脑袋,会是一种怎样的惶恐!

    因此,苏锐想要让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轻松状态来感染蒋晓溪。

    解救人质可是一门大学问,并不是通过强大的武力就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!很多步骤都是环环相扣的,否则的话,一个不留神,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就会葬送所有人的努力!

    苏锐这看起来很简单的咧嘴一笑,起到了极好的效果,至少,蒋晓溪那边已经安心了。

    她的泪水虽然决了堤,所有的坚持也化为了柔软,但是蒋晓溪知道,从这一刻起,她不用强撑了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来了,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,能够有个人来让自己产生依赖感,这样的感觉,其实……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一个人孤单的走了太久,就会无比的渴望一个肩膀来让自己依靠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其实蒋晓溪自己也说不清她对苏锐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,或许是更深的友情,或许是依赖,也有可能是掺杂了一些数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愫。

    “在复仇的道路上,出现这样的情感波动,真的不应该。”这时候,蒋晓溪的心里面冒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满脸泪水,却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这样的波动,会是个临时的小插曲,还是今后的主旋律?

    这条路,蒋晓溪走的太匆忙,根本没好好想想自己所真正需要的到底是什么,总是用那种最不真实的欲望来驱动自己前进,可是,等到她走到了最后,赢得了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那么就真的得到了她所想要的吗?

    答案好像并不是那么的明晰。

    在蒋晓溪拉开自己的复仇大幕之时,却忽然迷茫了,动摇了,不坚定了!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若是再刹车的话,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“不管了,不要刹车了,也刹不住的。”蒋晓溪在心中说道,“蒋晓溪,你不该有这些想法了,都走到这里了,你竟然还想要放弃?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在心中默念完这句话,随后,蒋晓溪便流露出了坚定的眼神,只是,这坚定的眼神是出自于朦胧的泪眼之后,反而更增添了一种动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放开。”苏锐看着那个为首的黑人,目光看起来很平淡,但是却给人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压力。

    是的,苏锐在实力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破之后,身上就有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,嗯……他随和的时候还是很随和的,但是一旦严肃起来,那么周围的人就会感觉到很压抑,尤其是那些首当其冲的敌人,甚至都会觉得呼吸不畅了。

    这些黑人就是如此!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自己绝对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!

    那个为首的黑人死死抓住蒋晓溪,并没有回答苏锐的问话,他正在努力克服心中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他要什么条件?”苏锐并没有继续逼问,而是问向了站在一旁的邵飞虎。

    “他要一架直升机,送他去南方。”邵飞虎说道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补充了一句:“这个家伙的华夏语说的很顺溜,应该已经在华夏呆了不少年了,是个华夏通,他们并不是雇佣兵。”

    如果雇佣兵当到了这个份儿上,也着实太丢人了一点,若是上了战场,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想要一架直升机去南方?”苏锐的眉头狠狠的一皱:“想什么呢?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华夏首都?”

   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不知天高地厚!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得寸进尺!

    苏锐说着,闪电般的出手,抓住了一个距离他最近的黑人!

    胳膊一扯,这个黑人便被苏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!

    面部着地,摔得满脸都是鲜血!

    这个黑人疼的在地上嗷嗷直叫!

    这也是巧了,被苏锐狠狠摔在地上的这个家伙,就是之前趁乱在蒋晓溪的腰上抹了好几把的混账!

    “很聒噪,给我闭嘴!”在这个黑人被摔在地上之后,苏锐猛然踢了一脚,脚尖直接踢在了对方的嘴巴上!

    苏锐这一下所用出的力道何其大!

    这个黑人的牙齿被当场踢断了好几颗,满嘴都是鲜血,疼的几乎昏厥过去了!

    “平日里华夏人的热情好客,都是给你们脸了!”苏锐冷冷喝了一声,单手揪住了这个黑人颈后的皮肤,直接将其从地上提了起来!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给我滚远点!”

    苏锐把对方提起来之后,又往地上狠狠地一摔!

    这个满脸鲜血的家伙终于再一次的头破血流,然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!

    这种时候,“晕倒”对于他而言,已经是一个再幸运不过的选择了,简直是种解脱。

    苏锐一只脚踩住这个晕倒的黑人,目光从剩下的那些人的脸上扫过,凡是被他扫到的,都立刻躲开眼神,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的!

    那个为首的黑人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生疼!

    要知道,刚刚那个被苏锐摔晕过去的黑人,手里可还有着一把枪呢!

    然而,在这个看起来并不显得多么强壮的男人面前,那强壮的同伴简直就像是个病入膏肓的、手无缚鸡之力的将死之人!

    “呵呵,一群怂包软-蛋。”苏锐冷笑了两声,随后一声低喝:“放人。”

    他对此充满了怒气。

    这里是华夏的国土,谁给你们胆子在这里胡作非为的?

    如果邵飞虎来得晚一点的话,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!蒋晓溪会遭遇怎样的对待,想想都让人感觉到心底发寒!

    但凡救援稍稍有点不及时的话,那么蒋晓溪这辈子就要被毁掉了!

    若是这些黑人的体内再携带个什么病毒的话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苏锐又是进入了怒不可遏的状态!

    一群洋垃圾,让自己变成不可回收的垃圾还不够,还要去毁掉别人的人生!

    这样想着,苏锐猛然踹出了一脚!

    站在他前方三米处有一个黑人,他完全看不清,苏锐这一脚究竟是怎么跨越了三米的距离,然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!

    面对暴怒的苏锐,他根本没法抵抗!

    是啊,连他的动作都看不清,怎么抵挡?只有等着被踹死的下场了!

    这个黑人的小腹中招,直接被苏锐踹出了十几米!

    他在落地之后,又骨碌碌的翻滚出老远,随后脑袋磕在了路牙石上,满脸鲜血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锐闪电般的出手,用看起来极为暴力的手段打晕了两个人,这一股气势真的把所有黑人都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的侥幸心理都被破坏掉了!精神防线也已经彻彻底底的崩溃掉了!

    至于那个为首的黑人,也没有因为苏锐的举动而做出任何伤害蒋晓溪的行为!

    他没那个胆子!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投降,我投降!我是留学生,我是留学生!这次的事情是误会,是误会!”其中一个黑人忽然把他手中的枪远远一扔,随后高举了双手!从同伴之中走了出来!

    “你是留学生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“我早就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苏锐早就猜到了,否则的话,他之前就不会说那些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是留学生,你们政府和我们政府都会保护我的!”这个黑人以为自己的留学生身份让苏锐忌惮了,于是说道:“这次真的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?你到现在还指望华夏政府会在意你的留学生身份?”苏锐嘲讽的冷冷一笑这是怒极反笑了。

    这群白痴!

    真的把华夏当成了法外之地了吗!

    用枪劫持女人,差点酿成了悲剧,然后现在告诉苏锐,这一切都是误会?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垃圾,就不该出现在华夏的土地上。”

    苏锐走到了那个率先投向的黑人面前,右手高高扬起,随后劈在了对方的脖颈处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个高大的家伙便被苏锐的这一记手刀直接劈翻在地上了!他的身体挣扎了几下,又抽搐了两下,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,白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别说是留学生了,就是别国总统的儿子在这里,也绝对不行!

    华夏不是法外之地,在这里一视同仁!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动了,不然……不然我立刻杀了她!”那个为首的黑人战战兢兢,苏锐那杀人一般的气势真的把他给吓到了!

    他不想死!他要最后一搏!

    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还能搏得动!

    苏锐冷冷的盯着他:“是吗?”

    蒋晓溪看着苏锐,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,刚刚苏锐暴打这些家伙的举动,真的让人感到骄傲无比的提气!

    “是的,给我一架去南方的飞机,等到了南方,我就可以放了她!”这个黑人又喊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也在南方读大学?”苏锐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毕业了,现在正在南方工作,我们都是受本国政府保护的留学生,你不能这样对我们!”这个黑人用手枪用力的顶着蒋晓溪的太阳穴:“你最好现在立刻权衡一下!不然的话,我是绝对有可能打死她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双标狗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说道:“很抱歉的通知你,你不仅去不了南方,而且,恐怕连迈出下一步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苏锐用最平淡的语气补充了一句:“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往前跨了一步,在那群黑人的眼睛里面,这一步简直像是引起了地震一般!

    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,但是却让他们浑身上下都被惶恐之感所笼罩了!

      <code id='a335e'></code><style id='fb88d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7e56f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ca47b'><center id='190f7'><tfoot id='fa24a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e164c'><dir id='7e261'><tfoot id='98af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ac359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1253e'><strike id='d9a7b'><sup id='741a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c545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e75fc'><label id='3ff0a'><select id='fa42a'><dt id='7c360'><span id='12459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25e7'></u>
          <i id='adada'><strike id='46a93'><tt id='3bba0'><pre id='09005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ea4a2'></code><style id='4fba4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97c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2a0de'><center id='d06ef'><tfoot id='e564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4e05'><dir id='18375'><tfoot id='12f0d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b172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ad196'><strike id='8d81b'><sup id='b9e2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bfd52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6aa2d'><label id='d714e'><select id='85575'><dt id='95d9c'><span id='94cc4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03e6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543d'><strike id='033a6'><tt id='27474'><pre id='ac34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46e60'></code><style id='49a9f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32ae1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9ba35'><center id='87a2b'><tfoot id='172f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fec40'><dir id='1f55e'><tfoot id='ad8e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7b6a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d8783'><strike id='d381d'><sup id='03308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2e0a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75874'><label id='8fa4d'><select id='e16e5'><dt id='8c421'><span id='3365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82dcd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c5c2'><strike id='0b8d8'><tt id='8b29b'><pre id='b61eb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